富二代就是这么嗨老版本

秦叶听完后点了点头,心道看来净元液要大卖。 “木云长老,那我替天道阁阁主感谢您了。”

“秦宗主客气客气,这是互利互惠的事情。在这里我提前为秦宗主透露一些,三日后的拍卖会上有绝品灵器。希望秦宗主多加准备。”木云将这个消息透露给秦叶。

“绝品灵器!真是好大的手笔!”秦叶深吸了一口气。自己若是得了绝品灵器,自身的手段绝对能够提升一个巨大的台阶。整个秦宗的地位也会急剧的提升。秦叶又与木易宗主客套了几句,随后向天道阁走去。

“秦叶,我的胭脂饰什么时候去买?”一路之上齐烟钰不断问道,小脸上充满了期待。

秦叶刚刚只是随口一说,齐烟钰就当真了。但秦叶说过的话就算是算数的,况且今日的收获也不差这点灵石。“等我这两天伤势恢复的。恰逢木易家族举行拍卖会。里面要有什么珍惜的灵器例如耳环戒指之类的,只要你能够看上,我定然为你拍下。”

“我们拉钩!”齐烟钰听完后怕秦叶失信,用小手指勾住了秦叶的大手。

都成年了还这么幼稚!秦叶看着齐烟钰不禁摇了摇头。

“秦宗主回来了!还不快通知阁主!”天道阁的小厮远远地看见了秦叶,一边上前接了上去,一边高声喊道,让人去通报天道阁主。

“真没有现你人缘还真挺好!”齐烟钰见到天道阁人见到秦叶回来,立刻忙成了一片。不由得抬头看向秦叶。

我自己的产业,人缘能不好吗?秦叶也并没有点破,一步步朝天道阁内走去。

“秦,秦宗主,您受伤了?”天道阁阁主见到秦叶在一位女子搀扶下回来,立刻大惊道。如果不是眼前的红裙女子以及众多天道阁的人在场,任重恐怕直接要给秦叶跪拜下去。

“不碍事,今日突破到玄士六重。稍微受到些内伤罢了。天道阁阁主不必多虑!”秦叶对任重解释着。在外人面前,秦叶与天道阁阁主一直平辈相称。

美女清纯卡哇伊哪吒头卧室美照

任重自然懂得这些,同时对秦叶道:“秦宗主,去天道阁后院去休息养伤吧。”

由于任重担心秦叶受伤过重,所以立刻让秦叶去疗伤。

秦叶听完后点了点头,看着扶着自己的齐烟钰。对任重介绍道:“这位是齐姑娘,普宗主让她这几日来照顾我。把她安排在距离我最近的别院吧。”

秦叶对于齐烟钰也是无奈,甩又甩不掉,留在手边又是一块烫手的山芋。看着这丫头的架势,不把自己折腾够呛是不行了。

“齐姑娘有礼了!”天道阁阁主对齐烟钰微微见礼。能与秦宗主走得如此亲密的女子,任重当然不能等闲视之。

“齐烟钰见过天道阁阁主!”齐烟钰冲着任重嫣然一笑,看起开完就是一个亭亭玉立的淑女。与秦叶眼中的形象完是两个概念。

女人都是双面的动物!秦叶看着齐烟钰,心中暗暗道。

秦叶在齐烟钰,与任重的陪同下来到了他的住处。到了住处后任重便令人带领齐烟钰去看她所住的屋子,自己则是与秦叶单独相处在一起。

“宗主,今日怎么伤的如此严重?莫非普华宗与紫云宗联手难为宗主?”看着床上的虚弱无比的秦叶,任重面色沉重地说道。

“普华宗倒未必难为我,只是紫云宗与铁腿宗罢了。传我号令今日起天道阁同紫云宗,铁腿宗断绝任何来往。另外只要与紫云宗,铁腿宗敌对的势力,天道阁都要扶持!”秦叶对任重说道。

任重听完点点头,紫云宗与铁腿宗敢难为宗主,那自然就是难为天道阁。

“最近我们积攒了多少净元液?每瓶净元液的售价是多少?”秦叶对任重问道。

“最初每瓶净元液定价八百块灵石,如今涨到了一千二百块。最近按照宗主的吩咐,减少净元液的销售量,一天售出接近一百瓶。目前还有囤货八百瓶!”任重对秦叶汇报着。

“才八百瓶,太少了。你立刻派人去秦宗送信,让他们以最快的度把所有的净元液部送过来。今日我同木易家族的木云长老谈了一笔买卖,明日你便去一趟精华拍卖场,将净元液都送过去,与他们谈判。剩下的东西你比我更懂!”秦叶对任重一一吩咐道。

刚刚说完,齐烟钰便推门进来了。看着在秦叶面前有些谦卑的天道阁阁主,齐烟钰还有些诧异。天道阁她是听说过的,这两年在大齐王朝混的是风生水起。

见到齐烟钰的到来,二人谈论戛然而止。任重连忙起身道:“秦宗主,你好好养伤吧。这几日就不打扰你了。我在这座庄园周围布置大量的玄士,来保证你的安。”

“有劳天道阁阁主了!秦叶伤好后定然会力回报!”秦叶假惺惺地对任重说道。

“齐姑娘,告辞!”任重临走时候对齐烟钰说道,说完后就匆匆离开。下去忙着各种各样的事情了。

“你们在背着我谈什么呢?神神秘秘的?为什么天道阁阁主见到我来了就突然离开了?另外天道阁阁主为什么那样尊重你,刚刚我看到他在你面前仿佛就是你的手下一般。”齐烟钰见到任重走后对秦叶说道。

“你十万个为什么啊?一口气问了这么多问题!”秦叶见到这丫头还真是敏感,任重刚刚仅仅脸上略微谦恭,就被她看出了破绽。

“你说不说?”齐烟钰坐在秦叶身边,撒气了小性子。

“好,我就告诉你。我与天道阁阁主谈论净元液的事情。另外你问我与天道阁阁主什么关系,我告诉你,他是我的手下。不要告诉其他人!”秦叶神神秘秘地对齐烟钰说道。这是属于秦宗的最高机密之一,秦叶就这样随随便便地告诉了齐烟钰。主要是因为齐烟钰与自己共患难,加上今日做的事情也让他感动。

看着秦叶一脸认真,神神秘秘的表情。“扑哧!”一声,齐烟钰笑了起来。

“你撒谎来还这么认真,天道阁阁主来历不明。行事很少露面。连我普华宗都曾调查过他,但是却一头雾水。你居然张口就说是你的手下,下次在撒谎小心我不理你了!”齐烟钰对秦叶弱弱地威胁到。

汗!我就这么像个骗子吗?说实话这丫头也不信。秦叶此刻是真心无奈。秦叶也并没有与齐烟钰过多解释。

“烟钰,这三日我要闭关疗伤。可能陪不到你了!你愿意的话就在天道阁随处转转,若觉得烦闷返回普华宗也好。”秦叶对齐烟钰说道。

齐烟钰听说秦叶要疗伤眼中略微有些失落。但她知道秦叶受伤很重,此刻疗伤是最大的事情。

“你要好好疗伤,我就在这里等你。不要忘了答应我的饰。”齐烟钰看着秦叶,说了一会后就离开了。空荡荡的屋子内就剩下秦叶独自一人。

“出来吧!”

秦叶说完后小腹处一片顿时闪烁,屋内多了五道黑色的身影。煞气弥漫在天道阁后院的空中。

“收起你们的煞气,这几日我疗伤。你们五人在屋内布置结界。除了那个红裙女子与天道阁阁主外,其余不要放过任何人进来。不行就格杀勿论!”秦叶说完把阵图一抖,一座结界大阵就出现在屋内。整个屋子内部蒙上了一层黑色的晶壁。秦叶坐在屋内的正中央,周围五道身影站立在五个角落。

一切做好后秦叶拿出普度递给他的黄皮葫芦。将葫芦嘴轻轻打开,芳香四溢,那充满龙息的气味深深吸引着秦叶。

“这就是九窍龙丹!”秦叶再度感受到九窍龙丹,比当初强烈百倍。当初他还是一个玄者一重的菜鸟,连玄气是什么他都不懂。完靠师傅一个人运转九窍龙丹,这次亲自感受就是两种概念了。

秦叶将一枚九窍龙丹张口吞下去,然后感受着体内那神奇的变化,各个组织与经脉部都在汲取着九窍龙丹的精华。原本还在出血的内脏瞬间被一团黄色气息所充盈。在不断愈合着创伤。秦叶整个人浑身上下金光闪闪,如同沐浴在阳光下,就是一个字:爽!

一日过后,秦叶房间内没有任何的动静。齐烟钰虽然亲自下厨,为秦叶做好了燕窝。但是现秦叶房内充满阴森之气,也并未进去打扰。在外面踱步几次,又回到屋内。

整个天道阁后院都是静悄悄的,二十多位玄士部整装待,不断地巡视着。

到了第二日夜晚,距离木易家族拍卖会开幕只剩下一个晚上。突然,天道阁内来了九位不之客。

这九人部身穿夜行衣,口中黑色面罩。部在天道阁后院的院墙上。

“秦叶目前定然在疗伤,记得,杀了秦叶后立刻逃走。千万不要节外生枝!”正中央的那人说道。这人年纪不大,雪白的眉毛在月光下闪闪亮,紫色的瞳孔更是散出无尽的幽光。秦叶此刻睁眼定会一眼认出,这人是紫云宗的大弟子,二十四俊才中排行第十六的云不悦。

距离他最近的人是秦叶的手下败将,云不悔。另外几位也是紫云宗的弟子与铁腿宗的弟子。今夜他们终于按耐不住了,前来夜袭秦叶。这两日云无极不断地打探秦叶的消息,同时又在分析着秦叶的伤势。最终认为今夜是袭击秦叶的最佳时机,便派出弟子们前来偷袭。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