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扒apK

   段晓晨家里是蜀中的。

   关于她家的具体情况,杜采歌不甚了解。因为她从来不提她的家人。

   但有几条线索,让他能有大致的猜测。

   首先,段晓晨高中没毕业就辍学,只身来到魔都打工,在酒吧里卖酒为生。

   年纪轻轻就尝尽人间冷暖,吃过不少苦头。

   这个职业的女孩,懂的人自然懂。

   时间一长,往往就身不由己。

   如果段晓晨没有遇到他,还真不知道她会有什么下场。

   指不定哪天就被人捡尸。

   甚至说不定会沦落风尘。

   她们这一行,沦落风尘的女孩不要太多。

   从这就可以判断,段晓晨的家里要么是非常穷,根本帮不上她。

   干净清新短发美女温馨室内写真图片

   要么就是她和家里闹翻了。

   而另几条线索,却让杜采歌确认了判断。

   段晓晨很少回家。

   也基本上不和家里联系。

   在媒体面前,也从不谈论她的家庭。

   如果她家里只是很穷,何至于这样?

   段晓晨不是嫌贫爱富的女孩。

   如果她家里穷,她肯定会不遗余力地去支持家里人。

  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几乎不闻不问。

   所以杜采歌基本上可以肯定,段晓晨和她家人的关系很糟糕。

   此时见段晓晨意兴阑珊,杜采歌也不好多问,转移了话题:“那个消息是真的么?确定了?”

   “已经确定了。”

   杜采歌追问:“你和他们几个交流了意见么?”

   他指的是公司的几位高层以及另一位执行董事楚吉翔。

   “我和他们都分别通了电话。现在大家意见还没统一,所以要开会讨论。”

   “都有些什么意见?”

   段晓晨显然心情不好,幽幽地说:“非要现在和我聊这个么?我们这么久没见了,不能说点开心的事吗?”

   杜采歌带着歉意说:“我是太关心这件事了。你不想谈就算了,我们聊点别的。”

   段晓晨这才打起精神,和杜采歌随口说了些闲话,很快心情又开朗起来了。

   到了海阔大厦,停好车后,两人有说有笑地乘电梯上楼。

   刚刚到了公司大会议室所在楼层,电梯门一开,却见楚吉翔站在电梯口。

   他微微笑着,斯斯文文地开口:“两位早啊。”

   杜采歌走出电梯,打量了他一眼:“楚董,是特地在这等我们?”

   楚吉翔点点头:“我想和二位提前沟通一下。”

   杜采歌和段晓晨对望一眼,点点头:“行啊。”

   楚吉翔微笑着做了个手势,示意两人跟着他走。

   来到他的办公室,他给两人倒了纯净水,开门见山地说:“今天会议最重要的议题,是关于‘星光影城’这条院线。我想和你们二位提前达成一致,不要投。”

   杜采歌目光一凝:“为什么?”

   杜采歌此时所问的“为什么”,并不是问“为什么要提前达成一致”,而是询问对方:为什么不要投“星光影城”?

   他很清楚为什么要三位执行董事提前达成一致。

   因为关于公司运营,包括投资意向等,公司的几位CXO也是有投票权的。

   CXO们并不是牵线木偶。

   这也是公司成立之初,段晓晨和杜采歌为了防止自己做出错误决策,导致公司蒙受重大损失,而制定的规矩。

   他们不希望公司成为他们的一言堂。

   所以如果几位执行董事下决心一定要推行某个方案的时候,就必须三位执行董事先达成一致。

   楚吉翔靠着办公桌,稍微坐了一点点,他坦然说:“我不看好这项投资。”

   杜采歌皱了皱眉,“具体情况我还不了解,你能给我详细地解释一下么?”

   楚吉翔抬腕看了看表,“行,我长话短说。‘星光影城’这条院线,属于‘星光灿烂影视娱乐公司’。目前国各城市共有‘星光影城’76家,总荧幕数383块。”

   “而目前我们国影院总数是2144家,总荧幕数7335块。”

   “星光影城占据了国5.2%的总荧幕数,是一条小规模的院线。当然他们每家影院的影厅数量比较多。平均每家影院的荧幕数超过5块。”

   “‘星光影城’的建设时间比较早,他们大部分影院目前的播放设备和基础设施都比较老化,急需更新换代。根据今年上半年的审计,‘星光影城’的76家影院,目前的总价值大概是5.68亿元。这是算上了设备、装修、影院所处地段等进行的综合估价。这个价值偏高,因为有一些影院所在的商户是公司他们买下来的。”

   “‘星光灿烂影视娱乐公司’公布的数据来看,目前他们公司负债1.2亿,去年他们的盈利是3100万,可以说效益良好。”

   “目前这家公司的大股东有三方,其中最大的股东为天亿娱乐,占股37%。第二大的股东是东方娱乐,占股24%。”

   “东方娱乐?”

   “东方娱乐是由东方卫视和几家公司共同出资注册的一家公司,主要业务是投资、综艺节目制作、影视制作等。”楚吉翔解释道。

   报完这些信息,楚吉翔与杜采歌对视,“以上,是关于‘星光影城’的一些基础信息。”

   杜采歌点点头:“谢谢告知。那么为什么你不看好这项投资?”

   楚吉翔和蔼地笑了笑:“且听我解释。一方面,这次准备出手股份的是天亿娱乐和东方娱乐,但是他们要价比较高,61%的股份要价4个亿,并且还要求收购这部分股份的公司或个人承担‘星光灿烂’那部1.2个亿的债务。而根据上半年的估值,这61%的股份实际价值大约是3.5亿。”

   “当然,因为院线对于我们公司的发展相当重要,而且现在电影市场总体看好。所以如果只是一点溢价,就算再承担那1.2个亿的债务,我也不会这么强烈反对,因为算下来这笔投资还是合算的。”

   “关键在于,据我了解,星光影城的设备和各项设施都已经严重老化,近期就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进行翻修和设备更新。这是个天坑。”

   说完,他的目光在杜采歌和段晓晨之间来回,“所以,二位能否和我达成一致?否决这次投资意向?”

   杜采歌沉吟起来。

   而段晓晨则摇头说:“别看我,我只听我哥的。”

   说着甜甜地笑了,两个小酒窝里装满了蜜。

   杜采歌思索了一番,抬头说:“我需要一个人安静地考虑一下。”

   楚吉翔斯文地笑了笑,起身对段晓晨说:“国庆期间他们在这层楼搞了间休闲娱乐室,你还没去看过吧。”

   段晓晨嫌弃地扫了他一眼,有气无力地说:“恩,还没看过。我们一起去看看吧。”

   两人离开办公室,杜采歌掏出手机,拨通了颜颖臻的号码。

   颜颖臻很快就接听了。

   她的声音听起来还算愉快,杜采歌和她交流了几句关于采薇的话题后,便问道:“‘星光影城’的事,你知道么?”

   “楚吉翔给我汇报了,我知道这事,但是没去详细了解。”

   杜采歌愣了片刻:“我还以为是你让他来劝说我,不要投资星光影城的。”

   “是我让他劝你的,没错。”

   “为什么?”杜采歌不解了,“你既然没有去详细了解,为什么认为不应该投资?”

   “因为这件事里,很明显有天亿娱乐,有申劲松的影子。我觉得他是在给你挖坑。”

   杜采歌沉默了一会,问道:“你有证据么?或者说,是你分析了什么数据得出的这个结论。”

   颜颖臻的声音透着一股不高兴:“没有,也不需要证据,他对付你不是一次两次了,再多一次我也不意外。”

   “但问题是,”杜采歌小心地措辞,“逐梦互娱需要院线,有了院线之后,我们的许多计划都可以加速。这次的机会,简直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。”

   “我承认,这背后或许有申劲松挖的坑,但这是阳谋,明知有坑,我也得先把诱饵吃下去再说。否则不知何年何月,我们才能拥有自己的院线。”

   颜颖臻大声说:“你就不能等等?你要院线,过几年我建院线给你啊!”

   “机会不等人。”

   颜颖臻重重地喘着气,似乎被气得不轻。过了半晌才冷淡地说:“随你吧,你自己的公司,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。我不管你了。”

   杜采歌解释道:“我只是不想错过一次机会。当然到底要不要投资,我还是会谨慎,要看他们提供的数据是不是真实。然后价格方面也要再谈谈。”

   颜颖臻不耐烦地说:“这些都别跟我说,我没这个闲功夫。”

   挂掉电话,杜采歌继续思考。

   他又不是傻子,如果这条院线有问题,他肯定不会同意投资。

   相反,如果院线没有问题,那么以这个价格入手,就算之后还要贷款去进行翻新、更新设备,那也是划算的。

   过个两年,等资金充裕点,更新换成IMAX的放映设备和屏幕还不是美滋滋。

   只是……公司的流动资金有限。

   如果现在投资院线,那么接下来一年就要喝稀粥,一些需要较大投资额的项目就不能上马。

   但是以自己和段晓晨的吸金能力,自己马力开,再加上院线的盈利,肯定能在一两年时间里,再帮公司赚够钱,来开启大制作。